百事公司卢英德

2011-05-20来源: 好品牌加盟网

卢英德,百事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1955年,出生于印度第四大城市马德拉斯。1980年,从耶鲁大学商学院毕业,先后任职于强生、波士顿咨询、摩托罗拉、ABB及百事公司。2006年10月1日,担任百事公司CEO。2007年5月2日,担任百事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2010年福布斯全球影响力女性第六名。
2006年夏天,当全球饮料业巨头百事公司,宣布一位印度裔女性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吃惊和不解。但在四年后的今天,更多人在感叹,似乎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今天的百事。
她就是卢英德,一个在重要场合依然穿戴印度传统服装沙丽的商业女强人。
1978年,23岁的卢英德接到了美国耶鲁大学的通知书,怀揣500美元从印度到美国,追逐自己的“美国梦”。经过28年的奋斗,终于登上了自己事业的高峰。从2006年到2009年,卢英德连续四年蝉联了美国《财富》杂志评选的“美国商界有权势的50位女人”的优先名。
卢英德1955 年出生在印度的第四大城市马德拉斯的一个婆罗门社区。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每天都会抛给她和妹妹一个当前的世界热点问题,让她们思考解决的办法,胜利者的奖品是一小块巧克力。母亲的宽容与鼓励让卢英德逐渐积累起了自信和对成功的渴望。
然而,卢英德刚接任百事CEO,就遭遇了印度“可乐门”事件。
在她的祖国印度,很多种棉花的农民大量购买可乐来杀虫子。因为这些棉农尝试后发现,农药中掺入可乐后,杀虫效果比单纯使用化学农药要好得多。可乐成了杀虫剂,消息一出,印度全国开始禁卖可乐。
  2006年8月2日,印度科学与环境研究中心发布了一项引起国际广泛关注的可乐含毒测试报告,报告声称,印度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产品中含有3到5种杀虫剂成分,含量远远超过规定标准。虽然,印度政府很快出面澄清,“杀虫剂含量在允许范围内”。但这个事件让卢英德更加坚定自己一直坚持的“让百事健康化”,果断做出决定:公司半数以上的创新和投资必须用在健康食品上。
[卢英德 百事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不能说,只喝碳酸饮料,而等消费量达到顶峰之后再换成非碳酸饮料。我们的理念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的想法是,要提供各种饮料,后让消费者来决定买什么、喝什么。”
卢英德开始带领百事大力发展除了碳酸饮料以外的产品。2010年底,百事公司2010年销售收入近600亿美元,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提升至63.2亿美元。与此同时,卢英德加快了百事海外扩张的步伐。2010年5月21日,卢英德在上海宣布:未来三年,百事公司将在中国市场增加投资25亿美元。
这一个数字,不仅超过了从1981年优先罐中国产的百事可乐诞生到目前在华投资的总和,而且超越了它很大竞争对手可口可乐在2009年宣布的未来三年2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
目前,中国市场已经成为百事公司除美国本土之外的优先大市场。
芮成钢:您认为贵公司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有哪些?
卢英德:在商业方面,我认为一些中国本土食品和饮料公司的表现十分出色,但不能因此将我们界定为势不两立的竞争对手,因为中国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我们都有发展空间。但中国有一些十分优秀、难以置信的食品和饮料公司,譬如顶益、康师傅等等本土公司,这些都是很棒的中国公司。如果中国不是本土公司实力比跨国公司实力更雄厚的国家,那么中国起码是世界上本土公司和跨国公司势均力敌的国家。

芮成钢:您是否认为食品和饮料工业的趋势是向更健康的饮食方向发展?传统上中国的食品饮料业并不像国外一样先进,可以说我们落后了一步,比如说中国一些知名的饮料含糖量仍然较高,而在更发达的经济体中情况可能并非如此。您是否注意到了中国的这一特点?
卢英德:我认为这是一场变革,是一场变化,一场变革。
芮成钢:这对于百事公司的业务有何影响?百事公司需要在多大程度上发挥创新精神?
卢英德:我们是一家食品和饮料公司,因此重要的是要知道我们何以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同时适应每个国家当地的需求,我们努力做到既实现全球化又实现本土化,我们如何使百事可乐符合全球标准同时在各个国家做到本土化?答案在于支持农业发展,生产符合当地人口味的产品,从本土中学习,为本土生产产品是至关重要的。第三个挑战是如何将从本土获得的知识推广到海外,例如中国的中医药,其中包含了许多科学和思想方法,我们可以将中医药应用于中国当地产品,但如何将这些知识推广到海外?因此,我们学习将知识带往各国,从这些国家当地学到知识并应用于当地,而后将从本土获得的知识向海外推广,这是一个十分丰富的发展模式,同时,作为一家食品和饮料公司,意味着我们可以迅速接近消费者,这是一个大有可为的领域。
2011年1月17日,一抹亮丽的“中国红”点亮了美国纽约时代广场,6块电子显示屏同时播出了中国首部国家形象宣传片《人物篇》。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人物篇》在素有“世界十字路口”之称的纽约时代广场播放。
一个多星期之后,第41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达沃斯召开。在瑞士达沃斯小镇,有关印度的国家形象的宣传海报无处不在,作为全球重要的新兴经济体之一,印度也希望通过世界经济论坛这样一个舞台,展现自己出色的一面。
[印度新德里电视台主持人 娜玛拉] “我们通过在达沃斯做形象宣传,来表明印度经济增长强劲,在这一点上印度和中国很相似 。”
  作为当今世界很大的两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与印度吸引了全球关注的目光。 一个是世界的工厂,一个是“世界的办公室”。印度与中国的龙象之争,一直为全球广为关注。2010年,中国GDP超日本正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印度经济增速在本财年预计将达到8.6%,并有望继续加速。“中国模式”与“印度模式”两种发展模式的比较,成为全球政、商、学等各界的热门话题。那么,卢英德又是如何看中印之间的竞争与合作?
芮成钢:您认为印度向世界工商界展现的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卢英德:我们所探讨的中国和印度的问题颇为相似.我认为印度在达沃斯展现自身的高科技进展,但中国和印度一点显著的差异就是当你踏入印度,踏入孟买或德里等印度城市,就会看到印度的另一面,仿佛扑面而来,而在中国却并非如此,你需要亲自探索。因为你进入中国大城市时所目睹的是中国美好的一面,而在印度,从四面八方包围你的是贫穷、乞丐、身无分文的人,因此,中国和印度一个显著的不同点在于你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看到社会的真实境况。

芮成钢:世界对中国的期望愈来愈高,甚至有时在潜意识中认为中国已不再属于发展中国家,您的看法是什么?
卢英德:中国可谓是当今世界人们谈论多的国家,其中有几方面原因。优先,中国以令人瞩目的信心崛起于世界,是不可不投资的市场和当今世界很大的发展引擎,因此成为人们谈论多的国家。但是我们不应忘记的中国的一些基本事实,中国的人均GDP只相当于美国的八分之一,欧洲的九分之一,还停留在比较低的水平,问题在于中国人口众多,将这个较低的人均GDP乘以中国众多的人口,会得出很大的经济总量,于是人们坐下来惊叹中国是一支强劲的市场力量,但我们不能只看数字,更要注重数字背后的事实,中国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口生活水平亟需提高。
芮成钢:关于中国和印度,在我看来将两国相比较,观望“龙虎之争”谁将胜出等,简直是西方媒体的一场阴谋。但实际上,中印两国在经济上有很强的互补性。您认为问题出在哪里,世界为何将中国和印度定位为势不两立的竞争对手呢?
卢英德:我不知道原因何在,我认为中国和印度是一个很不错的话题,但是……
芮成钢:譬如有人质疑中国“未富先老”而印度将拥有极富活力的劳动力……
卢英德:现今印度的人口年龄结构确实比较占优势,但如果中国愿意谈论人口年龄结构,就尽管去谈好了,我观察这一切,只能耸耸肩说“这些不过是停留在口头上”,归根结底,中国和印度是两个我国,其人口总和甚至超过一些大陆,两国的发展对于未来世界的走向将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意义,两国的工业化增长和经济发展将是未来世界发展趋势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我们需要关注这两个国家,学会与他们协作,为他们竞争并思考如何展开符合东西方利益的双赢合作,这才是关键所在。
说到中国和印度的关系,除了“龙象之争”之外,人们还会想到另外一个词,那就是“金砖国家”。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提出“金砖国家”概念。“金砖国家”引用了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文中的“砖”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国家”。
伴随“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逐渐形成,作为全球新兴经济体代表的“金砖国家”国际影响力也日益增强。2010年12月,“金砖国家 ”又迎来了一个新成员:南非。2008年至2014年,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四个金砖国家将促进全球经济增长总量的六成以上。作为优先梯队的新兴我国,扩容后的“金砖国”仍将引领全球增长。
[ 朱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 “今年我们将经历三轨复苏,发达国家GDP(国内生产总值)2.5%到2.8%,新兴市场国家GDP(国内生产总值)在6.8%左右,中间的是美国,美国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大约在3%左右,已经比较强劲了。”
[阿兹姆 普雷姆吉 印度维布络软件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目前的现实是西方国家经济增长迟滞,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这正在重新平衡全球经济力量的分布,这决定了消费力所在。未来十年,全部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总量将达到20万亿美元,与美国当前的经济总量持平,甚至还会超过美国。”
2010年12月,百事公司高调宣布,计划以54亿美元收购俄罗斯乳业巨头维姆—比尔—丹食品公司,此项收购将使百事公司成为俄罗斯很大的食品和饮料生产商。这项交易将是百事公司2001年后第二大收购,规模仅次于当年收购美国桂格麦片公司。收购完成后,将使百事公司旗下营养类和“功能类”产品利润从现在的100亿美元增加到将近130亿美元。
除了在中国、印度和俄罗斯投资外,2008到2012年,百事将在四年内向巴西投资3亿美元。

芮成钢:中国将成为下一届“金砖四国”峰会的东道国,当然“金砖四国”不过是一个概念,起源于“金砖”的比喻意义时下已不那么流行。但这成员并不多的一组国家却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我想请问百事公司是否将“金砖四国”作为一个单独的群体看待?
卢英德:我们将世界划分为国家群体,中国是一个群体,印度也是一个群体,因为这两个国家人口众多,甚至已经超过了其他国家群体的人口总和。俄罗斯、独联体国家、东欧国家和中欧国家被划分为一个群体,人口总数约为4亿,我们将世界划分为国家群体进而界定人口群体。对于百事公司,我们并不采用“前苏联独立国家联合体”或是“金砖四国”这样的划分标准,而是将世界分为国家群体看待。因此,虽然印尼占有重要地位,但仍属于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群体,巴西是一个重要的国家,但仍属于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和其他南美洲国家群体。我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不同的群体。
芮成钢:那么这是否发出了一个信号:未来的增长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新兴市场?
卢英德: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新兴市场在增长中占了不成比例的一部分。但我们在西方的业务量也同样可观,同样有所增长,但单纯就小规模的数据而言,新兴市场可以达到百分之十几、百分之二十几的增长,而发达国家市场的增长率则仅为个位数。这就是差异所在。
在这个时代,西方经济增长逐渐放缓,而与此同时东方正在崛起,GDP高速增长,失业率低于西方。这可以说是多种因素的融汇,引发了人们用与以往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对世界新兴工业化地区知之甚少使他们感到不适,人们都在寻求答案。我认为未来的4至5年中,当人们努力寻求如何在东方展开竞争,如何接受这一新的分配,这并非转移而是重新分配,并且在经历这一过渡时,这种不适感仍将持续,这是不可避免的,需要假以时日才能使人心平气和,但必须接受这一不可避免的趋势。
过去一年,美国失业率持续徘徊在高位,美国经济也由此被称为“无就业增长复苏”。奥巴马的经济政策一直饱受各方质疑。2010年9月份,英特尔CEO欧德宁也曾经猛烈抨击奥巴马政府对经济复苏的处理。2月28日,美国制造业巨头3M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乔治 巴克利(George Buckley)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指责美国总统“反商业”,称奥巴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改善白宫与美国大企业之间的关系,并声称为保持竞争力,3M这样的制造企业可能不得不将生产移往其他国家。
那么,卢英德又是如何看待奥巴马的金融政策和美国目前的经济形势?
芮成钢:因为过去所谓的“风险”给人们造成了很大创伤,而现在人们开始关注未来潜藏的风险,人们谈论很大的风险或许就是美国的财政赤字了,请问您是否对此感到忧虑?
卢英德:风险常常从内部开始,我们是一家美国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我们希望美国经济处于十分健康的状态,首先是降低失业率,应对财政赤字,这当然使我们忧心。我们希望参与讨论以保证其实现,美国问题的解决对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将产生影响。我们密切关注这方面的进展,因为我们公司业务遍及全球160个国家,不希望偏离这些国家的政策框架和经济状况,因此美国和西欧的情况同样令我们密切关注。但总体而言,随着美国GDP的增长,我们或许有理由停下来,说“情况或许正在转好,或许”。

芮成钢:您在媒体眼中是进军华盛顿、踏入政坛的热门人选,那么您对美国企业界对奥巴马总统又爱又恨有何评价?
卢英德:奥巴马总统采取的新举措令人惊叹,在他任期的头两年面对的是一片混乱,他不得不采取一些艰难的政策措施使情况趋于稳定,我认为他从未“反对企业”,而只是在初两年对企业并不是采取明显的支持态度,因为当时有许多更紧迫的问题需要关注。而即使是总统,在任期的头两年能取得的成就也是有限的。而两年之后的今天,美国国内状况趋稳,GDP再次上扬,因此他需要将重点转向如何与企业界共同努力,使美国经济回到之前的水平.如果我是美国总统,我也会采取相同的做法。因此对于他向商界主动示好,采取给予企业更多支持的姿态,与企业共同努力恢复美国经济这一点,我对他的评价很高。我对未来的发展动向十分乐观。
芮成钢:但对于任何国家总统而言,任期的头两年往往是有效的,因为那时支持率和影响力都达到很高,之后就变得越来越艰难。
卢英德:奥巴马总统在任期的初两年已经完成了艰难的任务,也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如果他在两年前就向商界主动示好,而不是着手重建金融体系的话,今天就不会有金融体系了。因此我认为纠结于他未曾做的,抱怨他本应如何如何做,这并不是明智之举。
芮成钢:大多数人都会认同现今美国首要的政治和经济问题便是就业问题。
卢英德:是的。
芮成钢:在这种情境下,您认为中美贸易的发展是一件好事,因为中国的对外投资流入美国,将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或是仍然造成恐慌和不安?
卢英德:我认为中国、美国再加上印度之间的合作至关重要,我们常常将中印两国看作同呼吸共命运的两国而相提并论,这两大高速增长的大型经济体与美国共同协作,探讨如何抓住美国发展机遇是十分重要的,因为美国仍然是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之一,但这种协作应当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因此我们关注的是就业净增长。因此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之间的对话并不以单向就业出口为目的,而是要探讨两国之间的企业以更富责任感的方式为双方创造就业机会。
从一个土生土长的印度女孩到一家世界500强公司的,卢英德带领百事,从一个专门生产碳酸饮料和休闲食品的食品公司,成功转型为在碳酸饮料、健康食品和功能饮料均衡发展的“新百事”。今年56岁的卢英德因为在百事创下的辉煌战绩,而被外界称为“铁女人” 、“可乐女王” 。
卢英德用她的自信和勇气造了一个新百事,而她自己却始终乐于尝试更多的挑战。卢英德的朋友亨利 基辛格预言,卢英德的事业还远不止此,未来她还会进军华盛顿,在美国内阁中占有一席之地。尽管在事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卢英德骨子里仍然是一名传统的东方女性。她是一个成功的商界女强人,更是两个女儿的母亲,一名虔诚的印度教徒。她始终认为,自己事业核心的支柱是家人、朋友和信仰。
芮成钢:后一个问题,您一直是出席这些世界较好商业经济盛会单独的女性CEO,并且您的身高超过了许多男性同事,您对这种状况是否感到厌倦?
卢英德:我并不感到厌倦,我希望有更多的女性CEO,因为我认为世界已经准备好,迎接女性来执掌权力.希望在未来的3到4年中有更多的女性登上CEO的位置,以至于我们加以评论时,不再将其作为一种特殊情况而是认为其属于常态。至于高度问题,我也没办法。
芮成钢:非常感谢您,卢英德。
卢英德:非常感谢,和您的交流十分愉快。

想开这样的店吗?
填写信息获取资料
下一篇:羊奶将为流行饮品 上一篇:访:圣桑集团
鲜茶柠檬宝贝
项目排行榜
猜你喜欢